????“我家老金把嘴皮子都磨破了你小子不来,这会儿你又主动来报名?”萧凡挑着眉毛斜睨着胖子,显然对这个胖子的印象很不好,不好的原因在那儿?当然就是爱屋及乌,无论别人多么瞧不起金不换,但在萧凡心中,金不换却是所有国字号院长中最牛逼的一个!因为只有他不畏太宰府强权,录取了叶冲和叶雪儿,虽然是改了名字,那也不过是层遮不住脸的面纱。如今他成了神风学院的一员,那就有责任维护神风学院的尊严!不管他怎么调侃甚至讽刺金不换,心底却保有一份温暖和对金不换的尊敬与感恩,可是其他人不行!因此,他说话时没留一点情面,“这么做有点犯贱你知道不?”“我……”胖子被萧凡说的脸红脖子粗地,但话说的却很实在,实在的让人吐血,“我想过了,来神风学院虽然丢人,但总比灰溜溜的回去强,我要真的回去,族人一定会看不起我。”“可我现在就看不起你。”“那倒不要紧,反正你又不是我的族人。”胖子瓮声瓮气地道。“张口族人闭口族人的,你什么族啊?”“熊族。”“看出来了。”“你咋看出来的?”“一看你就是个熊孩子。”“你再欺负人,我可跟你拼了!”熊族少年发火了。“好啊,你来吧,看我怎么把你这只熊给揍成熊猫的!”啊!熊族少年大叫一声就冲萧凡冲了过来!萧凡洒然一笑,这熊族少年刚刚进入贯体境,跟他这个贯体巅峰即将破镜通幽的天才怎么打?看着迎面而来、夹带着真元的一记猛拳,萧凡只是微微侧身便躲了过去,顺势抓住熊族少年的胳膊,沿着熊族少年出拳的方向一带。那熊族少年立刻失去重心,砰的一声被摔的趴在地上。萧凡身形一晃,未等少年起身,已是一脚踩在他宽阔的后背上,问道:“服不服?”“啊!不服!”熊族少年奋力挣扎,试图站起身来,可是萧凡的力道比他大了何止十倍?任凭他如何努力,却也丝毫动弹不得。“你现在连站起来的能力都没有,拿什么跟我拼?瞧不起神风学院是吧?那你就打败我这个神风学院的新生啊?”说着,萧凡脚下再次用力,把熊族少年痛的嗷呜的嘶吼!嘶吼中充满了愤怒和誓死抵抗的不甘与铁血!“我没有瞧不起神风学院!我是瞧不起我自己!”熊族少年有些愤怒,也有些委屈的咆哮道,“族人把最好的资源给了我,还为我拼凑路费,就是希望我考上四大,为他们争光!可我却没考上!我要是进了神风学院,对得起他们吗?”“你被录取了。”萧凡忽然卸去了脚上的力道,把熊族少年扶起来,并为他排掉了身上的土,微笑道,“晚上我请你到聚贤楼吃龙虾。”熊族少年有点发懵,眨巴了两下牛眼,有些难以置信地道:“真的?”“真的。”“可你也是第一天来到这儿的新生,能说算吗?”“错!”萧凡斩钉截铁地道,“你应该说我是刚刚上任的新院士!而我们的首席院士叶小冲不在,招生事宜当然就由我说了算!”“对对,我想起来了!当时金不换还说什么四大院士,要是我来神风学院,也能成为四大院士之一,还能有薪金呢!”“什么金不换!金不换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吗?那是咱们英明神武、潇洒智慧、善良贤能的金院长!”“呃,记住了。”“我叫萧小凡,以后你可以叫我萧院士,把你的报名表给本院士看看,以便我给你造册。”熊族少年赶紧把报名表递了过去。萧凡自我感觉无限良好、故作一脸威严的接过报名表,却见上面写着:熊二,妖族之熊族,十五岁,贯体初境,测试排名1302。”“随我去院长室登记吧。”萧凡说完,转身负手而去,那叫一个派头十足。“喂!萧凡……不是,那个萧院士!”瘦子少年赶紧拿着报名表追上来,一脸急切地道,“还有我呢!”萧凡驻足转身,威严十足地盯着瘦子少年,道:“本院士没打算录取你。”“为什么?”瘦子少年有些急了,“前1500名的考生,都可以拿着报名表随时来神风学院报到,这可是金院长亲自规定的!而且我的名次比熊二还靠前七十多名呢!这事你说了可不算,我要去找金院长!”其实瘦小少年有所不知的是,一双始终笑眯眯的眼睛,正在某个角落居高临下、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这一幕。“你以为你是谁?我们金院长日理万机,哪有时间见你这个小瘪三?”萧凡眉毛一挑,言辞凿凿地道,“没错!这个规矩的确是金院长亲自定下来的,而且风专员每年都代替我们院长在招生现场公布,可是今年金院长不但亲自去招生,而且没有再让风专员宣布以往的招生计划,为什么?就是因为今年有变化!”瘦小少年一琢磨还真是这么回事,气势顿时有些减弱,可是尚未开口,却听萧凡续道,“而且现在,首席院士不在,我还就真能说了算!说不录取你,就是不录取!”“为什么?”瘦子少年再次现出一脸急躁之色,“起码得给我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